从山到“湖”——雷山的世纪记忆

杭州日报2020-11-13 09:03:25

雷山——消失了的山,地图上无名的湖

距离萧山国际机场东北角不远,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深湖”。该湖位于萧山区临空开发区,在河庄大道与红十五线十字路口的西南,保税大厦和物流中心东北角小路夹出的三角地带,“小湖”边上还有一段小河。

这个地图上没有标识名字的“湖泊”与河流,可是一段惊心动魄地方历史的见证者。刚有消息传来,这个地块要建一个深坑酒店,目前已出台地块选址论证的草案。

这个地图上无名的湖,原先是一座山,只是山消失了,高出地面的山变成了深埋地下的“湖”。而从山变成湖,历时半个多世纪。

在钱塘江变迁的历史地图中,可以看到雷山的身影。宋代钱塘江走“南大门”,雷山位于钱塘江北岸,是海宁的最南端。清初钱塘江走“中小门”,雷山成为钱塘江南边岸线的一个地标,十九世纪钱塘江江道北移而走“北大门”,雷山不再是江岸上的地标。由于钱塘江把海宁一分为二,治理不便,到清代嘉庆年间(1813年)雷山所属的南岸地块始划归归萧山。

雷山因为是钱塘江岸线地标而在历史地图上留下了痕迹,后来在固沙造田的围垦运动中,又因为石质优良而在相关文献中留下踪迹。

雷山所在的南阳靠近钱塘江江道。在威力无穷的钱塘江大潮的冲击下,坍江一直威胁到沙地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南阳受到的威胁尤大。即使一直有坍江的威胁,南阳的开发者仍前仆后继,络绎不绝。明代雷山附近有十里杏花村和九里桑园的劳动成果,后因坍江而陆沉海底,清乾隆年间这里又出现大片陆地,有一万多亩地可供征粮。民国时期已经在雷山附近建筑丁字坝,以阻止坍江,其所使用的石头就取自雷山。真正战胜潮魔,终止坍江灾难的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展的震惊世人的萧山围垦运动。雷山由山成湖的历史,也是在围垦运动中形成的。

萧山围垦历时三十年,用原始的劳动工具和生产方式,围海造田52万亩,被联合国粮农组织誉为“世界围海造田的奇迹”。那是萧山人民靠人海战术所创造的奇迹,是父辈们勤奋敬业、坚持不懈、集智创新换来的硕果!雷山是众多矗立于钱塘江边山中的一座小山。它整山被采,用石头、塘渣等去“填海”,这移山倒海的历史恰好是萧山大地日月换天的一个见证。

新篇愚公移山和精卫填海——雷山采石与围恳

雷山石的开采始于解放前。据高元法的《山宕》一文,1944年省钱塘江工务局在南阳雷山设宕采石。在雷山脚沿住了30年冯大伯说,山的东面是解放前就开始挖了,是江北的人来挖的,“江北人”估计是海宁人。

1960年前,政府派人来治江、开雷山。围垦造坝需要大量的石材。离围垦工地较近有航坞山、大和山、青龙山等,当时用人工加爆破的方式采石,然后用船运往围垦工地。与前面三个不算大的石山相比,雷山最小。明嘉靖的《海宁县志》载:“雷山高七丈,周一里。奔潮激荡,浙从入海”。但雷山石材质地坚硬,石色青灰,干净美观,是高档石材。大石循纹路可敲成有规则的形状,敲成小石子后,浅灰色的石子沾附混凝土的性能好,又离江近,成为填海建坝的好选择。雷山被组织化开采,为新愚公移山的伟大创举作出了贡献。

开采前的雷山高约四、五十米,周长有495米,面积28.98亩,分为前山、后山、小雷山三部分。山上有坟。南阳镇志记载雷山曾是埋葬忠骨之处。1949年因剿匪而牺牲的解放军战士刘兴邦烈士的墓葬在山的南麓,后来被迁走。春天时山上有竹笋。山的西南角有个池塘。南面有座庙,相传是娘娘庙,有宋时康王赵构被金兵追逐至钱塘江边,受神仙老婆婆指路到雷山得安全而建庙的传说。山的西面和南面本身是很陡的,石从小雷山开始沿斜坡开采。采石场在当地也叫山宕、石宕、山场,本文为行文方便,这些名称会变换使用。

雷山所在地方是雷山村,曾经是海宁县的最南端。在当地做过管理工作的冯大伯清楚记得雷山行政建制的变化。他说那儿先后建制过雷山乡、同兴社、雷山大队、雷山村几个不同的行政单位。山宕也曾叫同兴宕,改为雷山后,就叫雷山宕。1956年,雷山大队与别的地方联合开采雷山石宕。冯大伯说,南阳雷山宕,是岩峰人开的,执照公章放在雷山大队里。那时的雷山周围没有什么路和河,为了运输的方便,在雷山旁边掘出了一条河湾。“1955年、1956年时掘大湾,都是萧山上面水利局等来掘的。”挖的直河用来运输石头。政府给雷山宕配备采石的必用物资如炸药等,雷山进入了有计划、用于公共事业目的的开采阶段。

上世纪60年代末,治理钱塘江,围筑南沙大堤,汛期又多次突击抢险,雷山采石,首当其冲。后来又服务于别地围垦。到1975年前,地面上的山体已经基本采平。地面开采完后,继续向地下开采石头。雷山变成了雷山坑,雷山坑是一层一层阶梯式向下挖进的,见图五。1980年,坑体已有10多米深了。


△山的西面部分,约摄于上世纪九十年代。

血汗、金牛或金摇车——雷山和当地人的故事

雷山对当地人而言,既是宝库,也是噩梦;既是游乐场,也是一潭深水。把山削平,又挖地九丈,这“移山倒海”的历史如今都隐藏在水底下了,我们试着恢复些许当年的记忆。

当地有传说雷山藏金牛,应该是说开采雷山的山场带给雷山人的辛苦与财富。山场有专业员工负责管理、开采和运输,也要招募村民干敲石子和装船等活。

敲石子

“噢哟,拷石子的日脚真当不想再话起啦!”一提起七十年代在山场敲石子的辛苦日子,70岁的戚大妈发出这样的感慨。当时冯大叔和戚大妈的家离雷山宕约100多米,他们的年轻岁月都它有关。除了在生产队干活挣工分,还要去山场敲石子、装船。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山场的活基本靠人力完成。用钢钎打炮眼、用钢钎破开大石块、用钢丝车拉石头,都用人力完成。村民们在山场敲石子,就是手持榔头敲碎大石,再敲成更小的石头。敲碎的石子用筛子分出瓜子片、四六片等。敲石头成为周边十里八村人的挣钱门路。

“敲石子真当辛苦。”冯大叔回忆,他们只要一有空就去敲石子。早上天刚亮看得清楚了,就到山场。敲好石子赶回家。早饭一碗粥下肚后,就去生产队地里干活。上、下午两次歇力的辰光,中午和傍晚两次空余时间,根本不休息,都跑到山场敲石子。

在山场露天劳作,要一天到晚穿雨鞋,布满石头的地不好走。榔头抡起锤下,碎裂的石头会飞迸,头发里都有小石子小碎渣。戚大妈的门牙缺了一块,就是被迸起的石子碰破的。手上到处是小破疤,到明天好了,就继续敲。一天下来,汗水、石渣接触的衣裳都刮刮黄。

市场上有面罩卖,带上可以防止迸飞的石子伤害皮肤、眼睛,但很少有人带,因为不方便。

敲石子是一个力气活,家里的劳动力都要去敲,除了冯大叔、戚大妈,未嫁的大姑娘也要去。1.2元一个榔头要自己准备,家里有十几个榔头。干力气活很会吃饭,用一尺六的大锅煮饭,一家人可以吃光。那会既要干生产队的活,又要起早摸黑敲石子,人疲累之极,脸色都不好看。戚大妈说只要不敲石子休息几天,人就立马好看起来。过了40多年她回想起敲石子还觉头皮发麻,不堪回首。戚大妈1977年进了村办厂,不用再敲石子了,现在回忆起来她还是非常感谢那样的安排。

那时的人春夏秋冬天都在敲石子。冬天就搭个棚子,上面放麻杆,用芦垫围住,夏天拿掉。下雨时也敲。雨天山场那挤挤挨挨的都是周边赶来的人,连瓜沥人也来。雷山的人也会赶去瓜沥那边的山场敲石子,那儿石头松。

这样起早落夜,晴天落雨,一个壮劳力抓紧敲一天,可以敲出一桶石子。一桶石子重500斤,四桶为一吨。石子大小不同价钿也不同。小石子7角钱一桶,瓜子片1.2元一桶